400亿妖股失速翻车 暴风冯鑫深陷风暴

  刘佳 吕倩

  [2015年暴风科技正式在国内创业板挂牌上市,40天内收获36个涨停板,股价从7.14元飙升至327.01元。]

  暴风集团创始人兼CEO冯鑫是位倾向于凭借个人喜好布局公司战略的人,是一位会在采访过程中抽数支烟的人,是一位可以完全照搬另一位创始人战略其后矢口否认的人,也是一位创造55个涨停后带着公司业务一路滑坡至谷底的人。

  2015年3月,暴风科技正式在国内创业板挂牌上市,40天内收获36个涨停板,股价从7.14元飙升至327.01元,市值最高时一度超过400亿元,被称“妖股”。有媒体曾统计称,因为市值飙升,暴风诞生了10个亿万富翁、31个千万富翁、66个百万富翁,冯鑫个人身家超过100亿元人民币。

  然而失速翻车说来就来,2019年7月28日,暴风集团公告称,近日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暴风集团”)获悉,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7月29日,暴风集团开盘跌停,股价报5.67元,下跌0.63元。

  据第一财经记者获悉,冯鑫此番被批捕,主要涉及暴风集团2016年与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光大资本”)共同发起收购的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ilvaHoldingsS.A.(下称“MPS”),冯鑫在此项目的融资过程中存在行贿行为。

  知情人士还透露,与冯鑫被相关机关采取控制措施相关的,还有8名人员,这8名人员中既包括暴风集团内部工作人员,以及前工作人员,也包括在MPS并购过程中为冯鑫工作的公司外部人员,其中包括暴风集团前董秘毕士钧。

  暴风窘境

  爆雷、裁员、跌停,成为近年来走下神坛的暴风集团的关键词,滑坡中坑位最深的当数海外体育并购标的破产。

  事件起始于2016年,光大证券旗下全资子公司光大资本联合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设立浸鑫基金,出资2.6亿元撬动杠杆资金52亿元,跨境并购MPS65%股权。

  然而,2018年,MPS被破产清算,出资6000万劣后的光大资本因普通合伙人身份成为事件兜底方,光大证券因此计提15.21亿元资产减值损失,直接导致其2018年净利润同比下降96.57%。

  另一当事方暴风集团则计提了1。9亿元的资产减值损失。2019年5月8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光大浸辉、上海浸鑫对暴风集团公司及董事长冯鑫提起“股权转让纠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公司向光大浸辉、上海浸鑫支付因不履行回购义务而导致的部分损失6。88亿元及该等损失的迟延支付利息6330。66万元,合计为7。5亿元。

  除了金额庞大的52亿收购案,暴风与冯鑫多次深陷资产纠纷与股权冻结。

  2016年3月,暴风发布公告,称公司拟通过定增和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稻草熊影业、立动科技、甘普科技的股权和团队,此次交易的总额约为31亿元人民币。同年5月,证监会叫停上市公司跨界定增,涉及互联网金融、游戏、影视、VR四个行业。其后,证监会发布《并购重组委2016年第41次会议审核结果公告》,公告显示,暴风科技定增购买资产申请未获通过。政策的出台直接打破冯鑫在稻草熊“内容生产+暴风影业的分发制作+游戏开发业务”的图谋。

  股价高光时刻之后,暴风走势一路下行。2018年7月6日,冯鑫持有暴风集团部分股份被法院冻结,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4.65%。集团公告说明,此次司法冻结是因为中信资本以股权转让合同纠纷为由向北京朝阳区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冯鑫于2019年3月1日被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采取限制消费措施;3月12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19年3月8日被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3月9日,法院已删除公司的失信信息,公司未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其后,暴风集团股东与高管数次减持股票,2019年4月27日,暴风集团公告称,一季报显示,公司股东人数比上期(2018年12月31日)减少929户,幅度为-1.33%。

  天眼查数据显示,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自身风险367条,周边风险4678条,预警提醒400条。

  今年5月,媒体报道称,暴风TV向员工正式发出“遣散”通知,称由于融资进度问题,公司决定遣散所有员工。多位来自全国各地的员工聚集到暴风TV总部讨薪维权。欠薪之外,暴风集团在供应链与渠道方面仍有欠款,直接影响其产品推广与销售。

  跌下神坛

  很难相信现股价5.67元的暴风集团曾一路飙升至327.01元。

  2015年,冯鑫如愿带领暴风影音敲响了上市的钟声,登陆创业板,成功上市后,更名为“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其后,暴风集团从7。14元的发行价发力,连拉29个一字涨停。直到5月6日午后,沪深两市跳水,暴风尾盘终于打开涨停,截至收盘,报157元,涨5。89%。

  瞠目结舌的涨停之后,当时暴风集团总市值已经达到188亿元人民币,相当于5个迅雷,和优酷土豆32亿美元的市值接近。

  “暴风科技的涨停,不知挑起了多少在美国和准备去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回归A股的热情。”一位美股分析师这样对第一财经说。

  和丰满的股价相比,暴风业绩骨感:股价疯涨背后,暴风集团已共计发布10次“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及风险提示公告”,并在上市后交出一份亏损的“成绩单”。彼时,暴风表示,主要原因是虚拟现实业务处于早期大规模投入阶段,导致公司一季度整体亏损。

  连续涨停背后,暴风集团靠什么支撑百亿市值?是否泡沫严重?

  在上市55天后,北京首享科技大厦里,冯鑫曾在接受第一财经独家专访时说,“上市之后,我回答得最多的两句话:一句是运气好;另一句是有好运气要好好地使用它。”

  他说,自己在上市后,回到山西老家闭关十多天,“每天就是打坐、看书”,他还思考了未来5~10年一家公司长成什么样子,最后思考的结果是:从一家网络视频企业全面转型成为DT(DataTechnology)时代的互联网娱乐平台。

  伴随转型,他当时对记者说,暴风还计划扩展国际化。没有料到的是,几年后,暴风集团因为海外并购失败,被光大浸辉和上海浸鑫发起诉讼,这成为了日后暴风走错的一步。

  而对于暴风股价,他告诉记者:最近每天都会看一眼”,此前自己从来没有炒过股,直到因为暴风上市才装了炒股软件,浏览股吧中的讨论。

  不知此后的冯鑫是否保持了每天看股价的习惯。不过在两年后的2017年,暴风的股价已经长期在40元左右。

  暴风仍需证明自己。如果梳理财报,2015年上半年,暴风财报显示实现了扭亏,但利润下降七成。当时的原因主要在于公司销售费用、研发费用增长较快,以及股权激励和VR业务带来的亏损;到了2016年财报显示,亏损的业务从暴风魔镜变成了电视,前者已经被暴风拆分成业务独立运营的公司,而暴风集团旗下硬件生产商、持股27。3%的暴风统帅(暴风TV主体)收入9。29亿元,亏损达到3。58亿元。

  暴风集团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11。3亿元,同比下降41。2%;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0。9亿元,上年为5513。9万元,未能维持盈利状态。其中资产减值损失为7。68亿元。

  其2019年一季报显示,该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7120.5万元,同比下降81.6%;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749.5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仅剩684.6万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大幅下滑71.75%。

  舵手失职

  大概率上,一家公司的方向与命运被握在创始人手中,比如暴风的冯鑫。

  多位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人士表示,“冯鑫私下是个很好的人”,但谈到作为创业者与公司领导者,在战略布局上,他们大多言语模糊,有的直言其“不懂业务,不懂商业”。

  2018年5月,冯鑫曾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当时是一场主题为“好好看一场电影”的暴风小魔投产品发布会,会后群访上,冯鑫连抽数支烟,直言该产品完全是基于其个人喜好而制造与设计的,“所以我对小魔投并没有什么回报的预期,做出来就是成功了。但我对它的盈利空间还是有预估的。”

微信捕鱼  冯鑫称,小魔投是独立的,并不包括在暴风TV产品线内。话音未落,一位同事纠正称“小魔投确实是跟TV一条产品线的”。“哦,那就是一条产品线吧。”冯鑫附和称。

  16年前的今天,人们因被非典困在家里,靠的是电影和游戏度日,暴风影音就此诞生。暴风影音的最早研发者是周胜军,用了不到1年的时间,这款播放器便风靡PC互联网。当时的冯鑫,还在金山打工,从基层员工做起,他一路晋升至事业部副总经理。

微信捕鱼  直到2004年,冯鑫离开金山,据说曾在成都的山里钓了三个月的鱼,最终被当时求贤若渴的周鸿祎拉进了雅虎中国,出任雅虎中国个人软件事业部总经理。来到雅虎中国不久,第一单合同给冯鑫带来的震撼不小,易趣在3721地址栏里做了一句话的广告,一年180万元。要知道,在做软件的人眼里,这种没有太大技术含量的小插件就能带来巨大营收,带来的观念冲击天翻地覆。

  然而仅过去一年,2005年,周鸿祎与雅虎中国分道扬镳,冯鑫从雅虎中国离职,开始创业。那时互联网史上第一波视频网站热刚刚萌芽。这一年,在大洋彼岸,美籍华人陈士骏等创办了让用户下载、观看及分享影片或短片的视频网站YouTube;国内,因为“播客”概念萌生创业想法的王微创立视频网站土豆网,离开网易的周娟创立了56网,还有风行网、PPTV等视频网站纷纷成立,冯鑫也推出了创业项目酷热影音。

  两年后,在蔡文胜的帮助下,冯鑫买下暴风影音,并与酷热影音进行整合,组建了北京暴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到了2007年,暴风影音超越微软WindowsMediaPlayer,成为中国视频播放器领域的老大。

  但伴随着在线视频的崛起,以暴风为代表的生存空间一定程度被挤压。作为一家老牌互联网公司,从本地播放工具到在线视频、从PC端到移动端,视频行业格局在变,用户需求在变,但暴风影音迈出的步子却不够大。

  最早,冯鑫曾坚称要去纳斯达克上市,但到了2012年,暴风已经出现在创业板的申报名单上。当时曾有接近暴风的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两年前暴风影音就从海外架构引入了国内的投资人,变身成了国内架构。

  在历经撤离外资结构、变更上市地点后,直到2015年,冯鑫终于如愿带领暴风影音敲响了上市的钟声,登陆创业板。

  然而高光之后,暴风集团在资本与战略、业务等方面并无突出动作,伴随着A股市场的变化,暴风股价逐渐下行。冯鑫后来表示,因为自己的膨胀心态致使暴风布局VR、体育、TV等多个业务板块,忽略了团队持续孵化的能力以及资金需求。后知后觉的冯鑫也数次试图通过个人股权质押筹备资金,仅在2017年上半年便累计质押12次。

  此前,冯鑫曾公开表示:“暴风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我不怪团队,也不怪A股的环境,也不怪我的任何一个债务人,也不怪任何一个帮我做业务的人,真实的是99.999%还是要怪自己。”不知听到这番话,被套牢的股民是否买账。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