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达医药李松:从濒临破产到赴港上市 他的CRO之路越走越宽|约见·资本人

摘要

2019年5月30日,李松敲响了港交所的上市宝钟,宣告成为了资本市场中的一员。本期全景财经《约见·资本人》对话方达控股(1521。HK)创始人、名誉主席,方达医药CEO李松。

  导读: 近年来,随着生物医药产业的跨越式发展,CRO日益成为医药健康产业链中的重要环节。尤其是在中国近年来医药政策改革,更多鼓励研发和创新药投入的背景下,更催生了对优质CRO的迫切需求。

  瞄准医药CRO的机遇,李松用十八载的年华创造出了一个有温度、有影响力的CRO公司。作为科学家,李松拥有一流的专业药物研发技术。然而,搞研究毕竟不同于创业,在方达医药成功的背后,是李松坎坷的创业之路,经历了资金链短缺、合伙人退出、实验室爆炸等一系列风波之后,凭借着强大的意志力,李松带领方达医药趟出了一条路。

  2019年5月30日,李松敲响了港交所的上市宝钟,宣告成为了资本市场中的一员。

  全景财经《约见·资本人》方达控股(1521。HK)创始人 名誉主席,方达医药CEO 李松

  以下为视频专访内容:

  李松,美籍华人,分析化学博士。创业之前,李松已在欧美生物医药行业有了20多年的工作经历,曾在美国及加拿大领导多项有关药物研发及临床试验项目。2001年,李松博士创立了方达医药,当时,一个人、一台旧的分析设备和200平方米的小实验室是方达医药的全部。

  全景网:李博士那您之前作为一个科学家来说,是什么原因让您想到自己来创业 怎么说我要来创业?

  李松:这个故事很长,最早我的专业就是药物分析和药代动力学这个方面,然后我工作以后一直在制药公司,做研究工作,就是药物的开发。后来我就加入惠氏,到那主要做产品的开发和技术服务。这时候我们就送出去很多外包服务,我们有些项目自己做不了,就送到外边CRO公司去做,有很多时候CRO公司做的不是太理想,我的下属和我的同事都说,如果李博士你要是出去做的话,肯定比他们做得好。所以后来我们就开始着手这个,2000年,我就出来做一点咨询工作,然后开始这个公司。

  全景网:您出来创业的时候,您的创业团队有几个人呢?

  李松:刚开始,一个同事要跟我一起出来的,结果他就没有出来,我从2001年开始筹备这个实验室,2002年来正式运转。当时2001年1月份就我一个人,到2002年年底,我们有5个人左右。这个时候我那个跟我一起创业的同事也出来了,当然出来很短时间,他就又离开了。

  全景网:我们都知道做一个实验室的前期投入很大的,您最初的规模是怎样的?投入了多少?

微信捕鱼  李松:当时因为我们资金太少,我六个朋友来给我说30万美金,结果大概给了十来万美金,就没有资金,他们就拿不出来了。最初的规模就是10万美金,我用6万美金买了个旧的仪器,是第二代。新的第七代已经出来了,差不多50万美金。我整个的资金开始,很小一个实验室,大概就是差不多200平方米,当办公室、实验室,就这么大。

  全景网:那么您在建立实验室以后,您是非常的清晰,说我的定位是在CRO这一块,还是说我们在实验室建成以后,慢慢研究的过程当中来确定我们的方向?

  李松:开始定位就是定在CRO服务,当然主要是定的生物样本分析和其他方面的分析服务,然后慢慢的再扩展到其他领域,我们最优势的地方就是我们的技术比较强,因为刚开始很多项目都在其他地方找不到地方去做的,问题解决不了,包括大的CRO都做不了,然后再找到我,因为我在这个领域,大家都知道我的技术还是不错。

  全景网:技术过硬。刚才也说了,您的合伙人最初的搭建他没有参与,相较成熟,他来了,待了不长时间又走了,这样的一个过程应该可以体现创业确实不太容易。

  李松:因为当时我们很小,资金不够,但是我们的项目很多,合同都签了,必须再购买设备,再买设备怎么办呢?就是要通过银行借款,当时很小,银行也不给你借,那我们只有用房子抵押来做,他觉得风险太大,他就不愿意再做。我就把他的股份买过来,把整个当时全部的家当都抵押进去了,把房子什么都押进去,贷款去买新的设备。

微信捕鱼  全景网:除了这个合伙人的离开之外,还有没有遇到什么您觉得在当时是一个比较大的坎儿的事情?

  李松:这个很多。药物合成这一块,刚刚开始的时候,雇了一个人,这个人中间就犯了一个错误了,一下子把实验室爆炸了,那时几乎我们觉得要把我们实验室要关掉。

  全景网:您的这个实验室在遭遇到这样一个爆炸,基本上是等于付之一炬,这样一个状态,是通过什么方法来解决呢?

  李松:因为我们两块,就是药物合成和分析这块,爆炸对我们分析这块没有影响,但是那一块业务(药物合成)一直没有太多的盈利,就放弃了,所以就专注分析这块,但这一块我们是发展得很好,我们第一年,2002年开始,第一年就做了差不多一百万美金,第二年两百万,就这样,四百万、六百万这样的速度来增长。

微信捕鱼  经过18年的发展,如今方达医药已经发展成为有600多位员工和3万多平方米的实验室。业务涉及到药代动力学研究,生物样本分析,毒理及安全性评价,化学制造与控制,生物等效性试验,医药产品研发和药政法规咨询等方面。方达医药的快速发展,也吸引了产业资本的关注。2014年,A股上市公司泰格医药以约5000万美元收购方达医药67%股份,方达医药由此成为了泰格医药的控股子公司。

  全景网:收购之前,我们方达医药达到一个什么样的规模?

  李松:当时我们已经初步建成了产品开发的一个CRO公司,就是外包服务公司,这块我们有临床、生物样本分析、CMC,基本上涵盖了产品开发的全过程,唯一的当时我们没有的就是动物的,并且我们当时大概业务量也有相当规模,也有几千万美金的的水平,人员当时差不多有200多人。

  全景网:就等于收购的时候,方达其实已经是一个比较完整的运作体系。

  李松:对的,我们当时已经在团队、质量和实验室,都是有一定规模了。

微信捕鱼  全景网:在当时他们在跟您谈的时候,您是怎么想的?来同意这样一个收购方案?当时还有其他的公司对方达感兴趣?

  李松:在这个过程当中,2013年的时候,英国有个公司,叫LGC,它过去是一个英国政府的实验室,后来私有化了以后,他们再扩展要并购我们,当时基本上都谈的差不多,后来叶博知道了以后就跟我联系,觉得我们方达和泰格互补性很强,因为他们是做后期临床的,我们是做实验室和一期临床、前期临床,所以这两个公司放到一起来,正好是一个很好的CRO公司,并且泰格主要是在中国和亚洲,我们方达主要在美国,所以这样子我们会形成global的full services的CRO公司,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就开始谈了,因为叶博,我们关系都比较熟悉了,一谈很快就谈好了。

  全景网:所以是一个1+1=2的方式。

  李松:实际1+1可能不止2,等于3或者4,所以我们并到一起后,对方达、对泰格,我觉得都是一个很好的促进,我们是2014年开始并到一起来,到2018年,泰格整个的投资回报,大概就5倍左右,一上市就十几倍,我们的业务量也在这五年,差不多增加3倍多。

  全景网:在管理上,被收购以后,有没有一些什么样的改变?

  李松:这个没有,泰格收购以后,我们完全是独立在操作,泰格没有派去一个人,包括财务人员都没有派,所以叶博他还是比较相信我们的管理团队。五年了,他只去了三次,一次一天的时间,实际还不到一天,可能是吃个晚饭,大家见个面,就走了。所以他基本上对我们还是非常信任,我们这个团队确实大家都还很努力的,这几年来我们每年都达到预期的目标,甚至超过预期。从管理方面,方达是完全独立在运营的,包括中国和美国,完全是独立的。

  近年来,随着中国一致性评价标准落地等一系列因素的影响,CRO服务逐渐成为新药研发产业链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李松很早就意识到中国市场的广阔,2005年便携方达医药打入中国市场,在克服了进入初期的一些水土不服后,如今方达医药在国内的知名度越来越高,业务也越做越好。

  全景网:方达在国内的竞争对手有像药明康德,华威医药以及尚华医药等等,您觉得方达跟他们相比,我们的优势和劣势在什么地方?

微信捕鱼  李松:方达的优势主要有四点,第一个优势就是我们的团队,我们有很强的技术团队和管理团队。我们现在大概有六七百人吧,博士和硕士加起来占70%多,所个这个团队很强的。管理团队,大部分高管,都有博士学位,并且在制药行业都工作了几十年的经验,所以技术团队和管理团队是很强的,这是我们第一个优势。

  第二个优势就是服务,我们的服务面是比较宽的,基本上涵盖了整个产品的开发,你觉得这个分子可以变成这个药,你交给我们,我们全套的服务,就从临床前动物实验一直做到了一期结束,泰格正好接到二期和三期、四期。所以我们方达和泰格几乎是把所有产品开发的全过程都覆盖了。第三个就是我们的实验室和实验设备,我们投入了大概五六千万美金在实验室和实验设备上。我们实验室的实验设备是很强的。第四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就是我们的质量管理体系,我们做的所有这些东西都是在美国FDA的监管下来进行的,因为我们刚开始实验室是在美国经营的,有几个质量管理体系,一个就是GMP,就是与生产产品有关的叫GMP,另外一个就是GLP,就与实验室和动物实验有关的叫GLP。另外一个,与临床,与clinical相关的,叫GCP,这三个质量管理体系,涵盖了整个产品开发的全过程。方达现在这三个质量管理体系都是非常强大,并且质量标准也是很高的。我们加起来FDA检查了50多次,中国FDA检查了60多次现在可能有70多次了,所以这个体系并且在美国和中国我们是一个质量管理体系,我们叫“两国一制”。就是一个质量管理体系,适合全球。那么我们在中国实验室产生的数据,可以用到全球的申报。2015年以后,中国的法规监管严格以后,2016年整个一年,很多临床中心都不会做,也不敢做中国临床,特别是生物等效性试验,2016年全年只有方达这个中心和实验室在做这个事情。所以2015年以后,2016年、2017年、2018年这三年,我们(中国业务)增长了十二倍,。与中国的CRO相比,方达是集中在法规监管下的GMP,GLP,GCP这一块产品开发这一块,我们在这一块有很好的优势,因为这一块门槛是比较高的。

  全景网:您前期也是花很长的时间去铺。

  李松:在中国十年,十年都一直在这个领域,我们坚持我们这个理念,因为这个理念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我们的质量标准是不放松,特别是数据的真实性,我们一直坚持,很执着地坚持。

  全景网:您的坚持现在是看得到成效的,而且非常显著。

  李松:我一直跟我们同事在讲,我一定要做出来一个真正的高质量的药,为中国制药行业的质量提升来做一些事情,所以我们这些年一直在做,我们从2009年从美国FDA开始一直按照国际化这块质量标准提升,每年都有一个workshop,一直做了差不多七年多时间,这几年还在做。

  全景网:我们也知道,CRO涉及的药品非常多,公司有四百多家合作方,我们需要很多的品类,目前来说,方达主要以哪些品类为主?

  李松:我们不太关注产品不同的治疗领域,基本上所有的这些药的服务,我们都可以来做的,像动物实验都要做毒性、药代、生物样本分析,还有做临床和临床前用药的生产,这些都要做的,不管是你抗癌药的、心血管的,还有糖尿病,基本上都通过同样的一个程序,就相当于一个流水线,一个生产线一样,从我们这儿过一下,我们给它产生这个数据,他们用这个数据来判断下一步来怎么做。我们目前还没有进入到后期的临床,后期的临床都要在不同的治疗领域,它是分得比较细的。

微信捕鱼  全景网:仿制药的一致性评价试验,这一块的空间,您觉得大不大?

  李松:这个空间还是很大的。仿制药的产品的开发,几乎百分之八九十的固体制剂需要BE Study,就是生物等效性试验。还有一些针剂,悬浮液,还有这一类的,它也需要BE Study。中国有几千家制药企业,大部分都在做仿制药这一块,每年都要开发产品,每一个产品就是固体制剂都要做生物等效性试验。所以这个你算一下,中国现在有4000多家制药企业,将来调整以后,50%关掉还有2000多家,每一个公司一年如果开发五个产品,最少是1万个BE Study.所以这个市场还是非常大。

  2019年5月30日,李松敲响了方达控股(方达医药的香港上市主体)在港交所的上市钟声,方达医药成为港交所上市公司中的一员。

  全景网:赴港交所上市以后,可以说对公司来说是一个华丽的蜕变,李博士,我们能够一步一步走到现在,您觉得成功的密码是什么?

  李松:成功的密码,我觉得与我们公司的文化是相关的,因为我们从开始这个公司,第一个我们的文化就是叫Caring,中文就是关爱,第二个Accountability就是要尽职尽责,第三个就是Improvement, 就是不断改进。所以这么多年来,我们建立了大家都互相关爱,相当于一个家庭一样,我们方达基本上人员流动性很少,当时我们从新泽西搬到宾州的时候,很多人要开一个多小时的车上班,我觉得人大部分可能都要离开了,结果没有一个人离开的,十几个人全都过来了。我觉得作为CRO公司,有重要的几个方面,一个是人,一个是仪器设备,再一个,管理体系。就像打仗一样,再好的士兵或者是将军,你没有武器不行。另外,你再好的武器,没有一个很好的指挥系统也不行。我觉得团队培养、仪器设备、质量体系和管理体系,我们建立得非常好的。

  全景网:公司的募投项目达产之后,您觉得从规模和效益等方面来看,会达到一个什么样的规模,或者说达到一个什么样的预期状态?

  李松:上市以后,这个资金大部分,百分之六七十要用到中国的业务的扩展,现在我们美国有,中国还没有的,像临床前的,我们要在中国建立起来。将来规模会是什么样子,我们目标就是要建立一个全方位的CRO服务公司,大概你现在知道药明康德,我们希望通过5到10年,能够达到像目前药明康德这样一个规模。

  全景网:方达18岁了,未来我们给它一个五年规划,除了刚才您说的这个之外,还有一些什么想法?

  李松:我觉得还是集中在实验室和产品开发这一块,我们也可能会进入到一些生物药这一块,现在占我们整个公司的15%左右,但这块发展得很好,我们将来也可能进入到生物药这个领域,这个服务领域。

  ————————花絮——————————

  全景网:做实验或者说科学家这样一个职业,都会非常的忙,您怎么来平衡工作和家庭之间的关系?

  嘉宾:我有三个女儿,我在她们上学期间,花的功夫不是太多,但在关键的时候,我都要给她们一些指导,我三个孩子全是常春藤大学毕业的。我说希望将来再出几个李博士,希望每一个都是李博士。

  全景网:事业也好,家庭也好,您都可以说非常的成功。

  嘉宾:不能说成功,但是努力去做。

  全景网:有没有最喜欢的一句话,作为人生信条?

  嘉宾:做人这一块,我觉得是要正直、诚实、善良。做事情,持之以恒,精益求精,这一块,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

http://cwwcn.cn/qjsxy/yjzbr/201907/W020190718587649961528.jpg

栏目介绍

推荐阅读

官方微信